摘要:华国璋(1933-1998),江苏无锡人。曾任上海交通大学华国璋摄画研究室主任、教授,是我国开创摄画艺术的著名摄影家。

华国璋肖像1

华国璋先生

华国璋(19331998)江苏无锡人。曾任美术编辑、摄影记者、专业摄影家。20世纪的50年代从事油画、宣传画创作,60年代研究风光、静物摄影艺术。80年代开始从事“摄画”研究。曾任上海交通大学华国璋摄画研究室主任、教授。是我国开创摄画艺术的著名摄影家。

1952年华国璋毕业于苏州美术专科学校西洋画系,在安徽省文化局美术工作室任创作员。1953年在治淮政治部美术创作组从事美术摄影工作。1954年与周庆政合作在《新华日报》发表整版《三河闸下的自然鱼库》新闻照片。1955年在安徽省总工会宣传部负责编辑《工人画报》,此后开始专业摄影工作。1957年任《淮南日报》摄影记者。1977年调安徽省文联、中国摄影学会安徽分会。1980年被香港罗苏民摄影艺术学院同学会聘请为名誉顾问。

华国璋在中国摄影界最大的贡献是开创了摄画艺术,研制“摄画艺术作品”并获得成功。“摄画”是摄影和绘画相结合的产物,兼有传统中国画的章法,气韵和摄影细腻逼真的双重特色,既保留了摄影的真实性,又融入了中国画的气韵生动、水墨淋漓酣畅,不仅有阳刚之气,又得阴柔之美。华国璋早年潜心钻研宋元山水画,并谙晓摄影技术。为了使这两种艺术接枝繁衍,华国璋苦心探索,终于研究成功一种特殊无机色素,利用电子技术,制作到宣纸和丝绢之上,作品经过严格技术鉴定,其耐晒度数据证明,摄画可与纸、帛共存,历千年而不变色。这一新科技艺术成果对保存我国古代书画及文物档案资料,也有着重大的意义与价值。《中国文化艺术之最》《中国当代名人录》《汉语大词典》等将“摄画”一词列入辞条。

迎客松-大副本

华国璋《迎客松》

云海怒涛副本

华国璋《云海怒涛》、《黄山天池》

猴子观海-大副本

华国璋《猴子观海》、《散花坞》

华国璋的摄影作品以山水、风光、静物为主体,善用民族绘画的泼墨技艺,笔墨酣畅,兴会淋漓,是摄影又是山水画,合二者之长,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他的主要摄影作品己先后汇集成:大型影册《风景如画》和《黄山奇观》1977年用中、英、日三国文字由上海新闻图片社编辑出版,中国图书进出口公司发行;《黄山奇观》第二集1980年出版,由国际书店发行;《九华山》1980年中国旅游出版社出版;《黄山影册》1983年中国旅游出版社出版。由谢稚柳题字的《黄山摄画》1984年中国旅游出版社出版。1985年德国Springer-Verlag(施普林格)出版社汇集了70幅摄画并出版了《华国璋摄画录》影集。由方毅题字的《华国璋摄画》一组12张明信片1987年由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由刘海粟题字的《黄海奇观――华国璋摄画》1990年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出版。1990年上海科学教育电影制片厂摄制《华国璋摄画艺术》科教片。

华国璋《飞来石》

华国璋《飞来石》

华国璋《巨石横卧》 副本副本

华国璋《巨石横卧

华国璋《奇松怪石》 副本副本

华国璋《奇松怪石》

华国璋《双龙枯枝》 副本副本

华国璋《双龙枯枝》

华国璋还于1964年举办了静物影展。1980年在苏州、上海举办个人影展,展出作品七十多幅。1982年中国摄影家协会安徽分会、安徽省植物馆联合为华国璋举办个人影展,展出作品一百二十多幅。1984107日-10日,中国图书进出口公司、安徽省科协、安徽省文联在北京的古观象台展厅举行了《华国璋摄画展览》。时任国务委员方毅出席开幕式并为展览题字《华国璋摄画》。此外,华国璋摄画还先后在香港、德国、芬兰等国家和地区巡回展出,其中《黄山摄画精品集》一部四集已被深圳博物馆和上海交通大学博物馆收藏。

万里江山浴春光

华国璋《万里江山浴春光

华国璋《黄山烟雨》 副本副本

华国璋《黄山烟雨》

石笋峰

华国璋《石笋峰

巧石争奇

华国璋《巧石争奇

天都风云

华国璋《天都风云

华国璋从事摄画创作走出一条艰辛的探索之路。十年文化大革命使他失去了家庭与健康,曾经身患肺病和肝癌。1977年华国璋开始以黄山进行摄影创作,从此把摄影事业与黄山联系在一起。在一次赶赴黄山信始峰拍摄日出的过程中,不幸摔倒山涧沟中昏迷不醒。当清醒过来时身上的白衬衣己染上斑驳印渍,无论用汽油、草酸来清洗都无济于事。受此启发,如果用这种植物色素来印制照片,照片也可以永葆本色了。华国璋来到印刷厂,翻阅大量的化学书籍,一头扎进研究无机色素,终于研制获得成功。1983821日《华声报》刊登了《荡在悬崖在上摄影家――华国璋》的长篇通讯,19913月《大众摄影》的人物速写栏目以《生命的二重曝光――谈“摄画”发明者华国璋和他的“摄画”艺术》对华国璋从事黄山摄影创作与探索“摄画”研究,进行了专题报道。

著名画家范曾曾说过:我有一个好朋友华国璋,1957年后他备尝人生的苦难,但他的意志力使他在艰难颠厥之中决不倒下,他对祖国、对党、对人民一往情深。今天他已是誉满中外的摄影家,然而,在那些凄苦岁月中,他被人们忘却,背着他的破相机,在黄山的悬崖陡壁中挣扎、拍摄,上下而求索。我有一首词送给他,调寄《碧玉箫》:莫嗟叹人间世,愁予眇眇,命途总危峭,廿载迢迢。霜凝万木梢,向峰巅偏将烟霞照。卧明月,伴松涛,登险绝,穷八荒外极目远眺,曾几番意共云飘,写多少,庄严貌?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