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吴曾乐(1923-2005)江苏无锡人,曾用名吴熹椿,笔名榷。中国民主同盟盟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中国电影家协会和上海市机械工程学会会员。我国摄影界全能式的著名摄影家之一。

吴曾乐1副本

吴曾乐先生

吴曾乐(19232005),江苏无锡人,曾用名吴熹椿,笔名榷。中国民主同盟盟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中国电影家协会和上海市机械工程学会会员。我国摄影界全能式的著名摄影家之一

19231119日,吴曾乐出生于无锡比较富裕的家庭。他年轻时就喜好上了摄影,16岁时在无锡益友冲洗社学习暗房技术。吴曾乐生性好动,白天背个相机外出采风,晚上又一头扎进暗房冲放。1940年考入江苏省苏州职业学校化工科,1943年毕业。进上海育发化工厂任技术员,1944年到上海建华化工厂任技师。1945年进上海大同大学化学系学习。吴曾乐初期摄影创作喜欢风景摄影,拍摄了很多江南水乡的秀丽风光,大多是家乡的太湖美景。1946年因病大学休学,期间担任中华摄影社和无锡《大锡报》特约记者,同年1116日曾在南京梅园新村拍摄周恩来举行的中外记者招待会。1948年吴曾乐任国民党江苏省新闻处摄影记者,主要拍摄运动会、军事演习等新闻照片,他拍摄军事题材时,曾将自己绑在飞机的舱门外,拍摄伞兵跳伞的场景。这期间他还组织成立了中国联合新闻摄影社,在镇江、苏州、无锡等地举办过新闻影展。

大锡报1946年11月17日1副本

(吴曾乐拍摄新闻作品刊载于《大锡报1946年11月17日)

大锡报1946年11月19日2副本

吴曾乐拍摄新闻作品刊载于《大锡报1946年11月19日)

无锡解放后,吴曾乐任无锡市技术协会秘书长,市第一届人大列席代表、市宣传委员会委员、市青联副干事长、市中苏友好协会副干事长等职。1950年加入中国民主同盟。1951年任华东军政委员会科普处科员,从事幻灯片制作。1953年后,历任华东幻灯工厂、上海电影机械厂车间主任、化验室主任和工程师等职。1959开始研究镜头真空镀膜工艺,曾经三次编审真空镀膜内部报告。1962年加入上海市机械工程学会、中国电影家协会和中国摄影学会上海分会。1964年任上海电影机械研究所工程师。1969年调上海电影机械厂。1974年调上海光学镜头厂。1981年加入中国摄影家协会。

太湖副本

(吴曾乐《太湖》之一)

吴曾乐7副本

(吴曾乐《太湖》之二)

吴曾乐23副本


(吴曾乐《惠山公园》)

IMG_0014副本

(吴曾乐《横云公园》)


主要摄影作品有,《虎视眈眈》入选1963年第七届全国影展,并出国展出。这张摄影作品的创作还有一段故事,彼时上海照相机厂试制成功“上海4型”120双镜头相机。吴曾乐参了镜头的试制工作,相机制造出来后,吴曾乐进行相机试镜时拍下了这张小花猫的特写,照片冲放出来以后的效果说明镜头的解像力非常好,层次分明,影调丰富。小花猫的神态虎虎有生气,双目炯炯有神,鼻子上的皮肤肌理清晰,胡子立体感极强,而皮毛的前后虚实关系恰到好处。是一张形神兼备的佳作,作品一方面体现了摄影者高超的艺术水平,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国产照相机的优异品质。这张照片入选全国影展取名为《虎视眈眈》。上海照相机厂采用了这张照片作为《上海4型》照相机说明书的封面。《小鸡》入选上海影展,刊于1962526日《解放日报》。《提高质量》入选上海工人影展,刊于1963324日《解放日报》。这幅作品也有故事:彼时上级组织摄影家下基层拍工人,吴曾乐拍摄了一张女工观看显微镜的摄影作品。女工穿白大褂,带白帽,通过暗房制作,画面处理成高调作品。在《解放日报》发表以后,有人提出异议,认为女工没把“前刘海”塞进帽子里,违反无尘操作规定。由于这个疵漏,吴曾乐为自己深入生活不够而自责,没有保存这一作品底片。《波斯猫》1983年荣获中国摄影家协会上海分会风光组季评优秀作品。《松石》发表在198485年上海摄影年刊(NO:261)。《华灯》《主题》入选1988年深圳旅游影展。《猫咪》《新窗》入选上海首届老年影展。

虎视眈眈副本

(吴曾乐《虎视眈眈》)

提高质量副本

(吴曾乐《保证质量》)

小鸡副本

(吴曾乐《小鸡》)


吴曾乐不仅在摄影创作上有所成就,而且在研究彩色冲印技术和修理相机镜头方面亦有独到之功,可以说是中国摄影界中集摄影创作、暗室制作和器材修理于一身的全能式的人物。20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国内开始出现彩色摄影。那个计划经济时代,其昂贵的制作成本只有从事官方摄影才能承担得起。吴曾乐决定自己动手试验彩色摄影、冲洗、放大一条龙的制作工艺。由于彼时彩色摄影使用135胶卷,吴曾乐就托人购买处理的国产DF135单反相机。彩色胶卷奇贵,就用摄友送的电影制片厂拍电影时用剩的柯达灯光型胶片片尾。有了相机和胶卷以后,又开始动手制作彩色冲放土设备,彩色冲印药水的温度必须控制在30度左右,吴曾乐就用塑料板做5个深槽式冲放盒,外加白铁皮做水浴箱。冬天天冷时则用烤面包的电热丝板,加24伏变压器做加热源,并用触点式水银温度计来监控温度。夏天温度太高,由于没有冰箱,就用弄堂里的井水降温。冲印药水昂贵,就设法搞来配方,买来化学制剂,自己进行配制。没有彩色放大纸,就用朋友送的过期柯达相纸。至于冲放时加的滤色片,还认真做好加减试验,而且还要把灯光型胶片还原成日光型相片,非常不易。为了放好一张照片,要根据色光原理研究缺何色相,多何色相,一一详实记录并在下次加以纠正。由于彩色冲洗时间控制非常严格,且暗房内不能有光线,做一次彩色暗房制作,须要有两个人配合才能完成,吴曾乐就在暗房内冲洗,让小儿子在暗房外看着手表计时,这样放大一张彩色照片往往要花上半天的时间。不过非常令人叹惜的是,就在吴曾乐的彩扩试验即将成功,各种颜色都能基本还原到位之时,中国改革开放的大门也打开了。没过多久,柯达、富士等世界知名品牌的彩色冲扩店蜂拥而至遍地开花,吴曾乐的自制彩扩土设备便告“寿终正寝”了

     在上海摄影器材圈里,业内都知道吴曾乐是个器材修理的高手,一般照相器材修理店的老师傅修不好的相机,都会推荐给吴曾乐试试,用现在的网络语言说就是个“器材控”。照相机的镜头很娇嫩,只要碰上手指纹,没有及时擦去,手指的汗渍足以将镜头“烂”出个凹陷,镜头也就此报废。这类的镜头吴曾乐亦敢动手修理,先用热柏油压出镜头曲面的阴模,冷却后在阴模上划槽线,撒上金刚砂。然后合在镜头上,用手工研磨镜头,至凹陷消失,然后再做一次真空镀膜。一台名贵的进口相机镜头就这样起死回生了。吴曾乐不愧是我国摄影界全能式的著名摄影家之一。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