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无锡电影胶片厂的历史就是一部“135”史卷:一部40年感光材料生产史(1958-1998),经历了前厂、重建和转型三个发展时期,走过了“五起五落”艰苦创业的历程。


纪录片资料提供:王海宝   张争鸣

纪录片脚本撰写:华江南


【节目导视】

他力挽狂澜,“摆平”三件“反革命”“要案”;

(将近70%的人都解放出来了)

他们自豪地称自己是“北大”“交大”;

还有一批调进来的一批高级知识分子、工程师)

这里的厂房是当时无锡最高的建筑和最大的车间;

(两天两夜把200吨水泥全部运回来)

《发现》栏目之《光影四十年》中集即将播出,欢迎收看。

 

【片名】

光影四十年(中)

 

(主持人一)

各位好,欢迎收看今天的《发现》。

在上一期的节目中我们说到,无锡电影胶片厂用精心拷贝的半部《南征北战》的精彩表现打败了对手,赢得了国家定点。其实,从1962年无锡电影胶片厂老厂关闭那时起,老厂员工们复厂重建的愿望一刻也没有停。他们想尽一切办法,通过各种渠道表达自己的愿望。

【解说词】

1967年的一天,一群“造反派”冲进无锡市物资局下属的化工公司,要把总经理李良晟带走批斗,李良晟一看,这些人都认识,但并不是物资系统的造反派,而是来自自己以前的老单位无锡电影胶片厂,1963年无锡电影胶片厂被迫关闭前,李良晟是这个厂的副厂长。

然而奇怪的是,“造反派”们带走了李良晟,并没有开批斗大会,也没有游街示众,而是把他带到了南京江苏省轻化系统。原来这是老厂职工们假借“造反派”的名义,要李良晟代表他们向省轻化系统领导反映对无锡电影胶片厂被关闭的不满和复厂重建的愿望。

 

【同期声】无锡电影胶片厂原副厂长 李良晟

电影胶片厂的造反派跟我本公司的造反派联系,说要把我借过去批斗,他们实际上是要我到南京去帮他们讲话,但这个意图又不能跟我们化工公司的人讲,就(以批斗为名)把我偷到南京。到了南京以后,省化工厅钱达厅长接见了我们,我把情况都给他讲了,1962年的关厂是错误的,因为我们这个厂,产品没有问题,原材料没问题,价格没有问题,利润没有问题,为什么要把它并掉呢?

 

 

【解说词】

1969年国务院决定振兴电影工业,新上马四家感光企业,在各方的努力下,无锡电影胶片厂的复建和国家在江苏建设感光企业的定点工作合二为一,厂址就选定在太湖虎啸湾(二湾)的原滨湖疗养院,当年离开的老职工大部分又返回了电影胶片厂。

然而,无锡电影胶片厂虽然成功地争取到了国家的定点,但在立项批复前,国家的资金还遥遥无期,只能依靠省市下拨的一点钱勉强维持运转,职工们满怀的激情又一次遭遇寒风苦雨,第二次关厂的谣言不胫而走,一时间职工们议论纷纷,人心惶惶。

 

【同期声】无锡电影胶片厂副厂长  何绍良

连吃饭的钱都没有,职工思想起了一些波动,好像要第二次关厂了,我们听到这些话就做思想工作,大会小会反复讲,这个厂是有前途的,国家定点在这里,只是项目还没有落实,但是一定有前途,所以大家要团结一致把这个厂搞好。我有时在大会上讲,我们一定要搞好,就是死也要死在这里。

 

【解说词】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人来到了电影胶片厂,他的名字叫蒋式东。

1972年,作为“走资派”被打倒的无锡柴油机厂厂长蒋式东,刚被解放一个月,市革委会就任命他到电影胶片厂当革委会第一主任。上任前,化工局领导特地交待他,到了胶片厂,要抓阶级斗争,把三件“反革命”案子破了。一个看似前途似锦的工厂,在遭受资金困难的时候,又闹起了政治风波,蒋式东上任伊始,压力扑面而来。

那是一个特殊的年代,197153日,正在生产胶片的涂布车间密闭的大门突然被打开了,生产中的胶片全部曝光作废,当时在场的秦钰如被认定是重要嫌疑人,这个结论一出,很多人都很诧异,秦钰如是复员军人,在部队时参加全军大比武,受到过毛主席、叶剑英、罗瑞卿等领导人的多次接见,平时工作积极,在电影节胶片厂自制生产设备“350”涂布机的时候,就是他提出了用毛竹片取代买不起的银制涂布糟,从而解决了大问题,像这样的人会是反革命破坏分子吗?

 

【同期声】无锡电影胶片厂 秦钰如

当时我马上提出来,应该要保护好现场,因为要作案的话,一定会有脚印手印留下来。结果他们一听我的话,马上去把地上打扫干净,地上拖干净。特别在批斗会上,几个人上来打我,老实说,要平时我特务连出身的,我也不怕他们,我参加过全军大比武的,但在批斗会上我只能让他们打,没有办法,打了不是一次两次。

 

【解说词】

除了这起“曝光案”,还有“风机案”、“马达案”,所谓“风机案”就是一段胶片被卷到了风机里面,“马达案”就是电缆被马达叶轮磨破了皮造成短路。在特殊的年代极左思想的影响下,许多人受到了牵连。

 

【同期声】无锡影像文化研究者 王海宝

感光行业是精细化工行业,对生产材料、生产设备、工艺流程、生产管理以及员工素质等方面有很高的要求,以当时胶片厂百废初兴、土法上马的状态,当时出现一点生产质量事故是在所难免的,但是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受到极左思想的影响,一切都贴上了政治的标签。

 

【解说词】

作为一个有着多年管理经验的老干部,蒋式东一来到电影胶片厂,就发现了问题的严重性,而要改变这个局面,最紧迫的就是凝聚人心,妥善解决所谓的“反革命三案”是首要之事。而对于三起案件的定性,厂里的领导层也意见不一。

 

【同期声】无锡电影胶片厂 蒋式东(资料影像)

(厂革委会副主任)严闻奎他原来是公安局过来的,崇安区分局的教导员,他的意思就是说这不是反革命案件,但是那个时候是风声急,刚刚清理阶级队伍,在各式各样的情况下,这个言论是很紧的,谁瞎表态就要出问题的。后来我跟严闻奎讲:“你跟公安局很熟悉,你呢多找找公安局”

 

【解说词】

作为厂里的一把手,一方面,蒋式东派严闻奎多做公安系统的工作,把立案撤销,避免事态扩大化,另一方面,找来当事人逐一谈心,解开相互间的矛盾。

 

【同期声】无锡电影胶片厂 蒋式东(资料影像)

我同他们谈的时候说,你们有什么话就说什么话,我是新来的,我叫蒋式东,我新来的,你们说吧,后来他们就讲心里话了。公安局立案的由严闻奎去跑,把情况讲清楚,一个一个取消。就是说,半年之内,电影胶片厂将近70%的人都解放出来了,从此以后就团结起来,大家一起来搞胶片了。现在讲起来,当时这样做风险是很大的。

 

(主持人二)

“没有蒋式东,就没有后来的无锡电影胶片厂”,这是无锡电影胶片厂人人公认的一个事实。“平风波、立项目、引人才”正是在他的力挽狂澜下,无锡电影胶片厂顺利渡过了又一次“下马危机”,而且还被纳入国家计划生产和基本建设项目的轨道。

 

【解说词】

计划经济的年代,不是生产养基建,而是靠基本建设的钱来养生产,没有基本建设项目,就没有资金进来,胶片厂一定要列入国家的基本建设项目,这是蒋式东在平息了所谓“反革命”案件风波以后又要做的大事。

 

【同期声】无锡电影胶片厂设计室主任 范耀德

别人是不会知道的,我跟他一起一个月南京北京国家计委省计委跑八次,像我们年轻当时还不要紧,像他劳动皮鞋跑到鞋底掉了,上火车没座位还吐血,我说真是不容易。

 

【解说词】

踏破铁鞋,呕心沥血,国家终于批准了电影胶片厂的立项,为了充实二湾地块的基建力量,江苏省革委会特地开了个口子,允许无锡电影胶片厂从全国各地调配干部和技术骨干。当时,从全国各个渠道陆续调入无锡电影胶片厂的各类干部多达350人,无锡电影胶片厂自豪地称之为“北大”“交大”,“北大”指从苏北和北方等地调来的干部,“交大”是指从郊区和其他地区调来的干部。

 

【同期声】无锡电影胶片厂副厂长  何绍良

到了1975年正式立项,年产五千万米胶片项目开始以后,大家情绪更加高涨,除了原来老职工回到胶片厂,还有一批调进来的一批高级知识分子、工程师,他们的情绪也非常高涨,比如当时材料很紧张,市里物资局告诉我们,有200吨水泥,但要一个星期内自己去运掉,当时厂里运输条件很困难,只有几辆汽车,后来千方百计,一个一个部队去商量借汽车,当时一共借了20辆汽车,职工呢,汽车什么时候到就什么时候卸货物,把水泥卸下来,卸完了就睡觉,也顾不上洗脸洗脚,汽车又来了,再卸,就是这样的积极性,两天两夜把200吨水泥全部运回来。

 

【解说词】

从胶片到片基到再到片基原材料的三醋酸纤维素,无锡电影胶片厂的生产配套不断向银盐感光材料的前道延伸。此时建成的相当于7层楼高的片基大楼成为当时无锡最高的建筑和最大的车间。

1981年权威杂志《化学世界》上刊登了一篇来自无锡电影胶片厂的论文《水溶性光致抗蚀干膜的工艺过程及应用》,这篇论文引起了学术界的重视,许多专家、教授写信给作者王天放。

 

【同期声】无锡电影胶片厂老职工 王天放

他们来信都称我是高工、王工,当时我觉得自己好像……怎么说呢,对我来说这个称呼是不可思议的,我就回信他们,我说,我不是工程师,更不是高工,我是一个农民工。

 

【解说词】

由于体制的原因,尽管王天放已经是电影胶片厂的技术骨干之一,但农村户口高中学历的他却一直没有解决身份问题。上世纪70年代末电子工业逐渐兴起,电子工业的发展离不开印刷线路板,而制作印刷线路板需要一种非银盐感光贴膜,这种贴膜经过紫外线照射后形成一种稳定的物质附着于板面,从而达到阻挡电镀和蚀刻的功能,可以说非银盐感光贴膜是新兴的电子行业向垂暮的感光行业伸出的橄榄枝,市场前景看好,电影胶片厂有意向这一领域拓展,但这项技术能不能搞得起来谁都没有底。

 

【同期声】无锡电影胶片厂老职工 王天放

当时蒋书记跟我讲,王天放你去吧,大学生都不愿意去搞非银盐感光贴膜,怕失败了丢面子,这个事情你去搞吧,反正我是农民工,也不怕丢面子,所以我就去了。

 

【解说词】

经过五年持续不断的研究,无锡电影胶片厂在非银盐领域取得了突破,一举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非银盐感光贴膜生产企业,而且拥有自己的配方专利。

 

【同期声】无锡电影胶片厂老职工 王天放

    1984年省里发了107号批文,把我转成国家干部,当时农民工直接转为国家干部,这种情况很少见的。

 

【解说词】

1983年,无锡电影胶片厂走上了传统感光材料时期发展的高峰,无论是产值、销售、利润都达到了历史上最好时期,职工达到了近2000人。1984年化工部有意把无锡电影胶片厂升格为部属第三电影胶片厂,遗憾的是因为无锡市和省政府难以割爱而未能成为现实。

 

(主持人三)

1970年国家定点到1981年投资完成,无锡电影胶片厂经过十年多的重建,终于发展成为一个综合性的大型感光材料生产企业。有人算过一笔账,当年国家下拨给无锡电影胶片厂的5009万元投资,胶片厂以税收的方式全部还给了国家,还略要多一些。这也是让胶片厂人非常自豪的一件事。好,感谢收看今天的《发现》,下期节目,我们给您讲述无锡电影胶片厂改变世界感光三巨头之一的柯达在中国布局的故事,我们下期再见。

评论区
最新评论